协会荟萃 > 明医 > 不忘初心 使命傍身

不忘初心 使命傍身

一名基层诊所医生的成长历程


我是一名来自内蒙古最基层的医生,2001年卫校毕业后,在我们村里当上了一名乡村医生,从事着最简单的诊疗工作。


诊所开业之初,我信心满满,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为老百姓解除病痛的好医生,最初也确实是这样,但是随着后来小有名气,来诊治的患者病情病种也多种多样。自己在卫校和当地医院里学的那些西医知识便显得捉襟见肘,自觉力不从心,深陷自责与苦恼,使我对自己成为一名好医生而怀疑。对于一些来诊病患也无从下手,尤其是一些廷舍于用中医手段治广者,后来我开始慢慢的自学中医,有意识的用中医的思维来考虑问题,但始终没有勇气用于临床。大概三四年后,开始试探性地把自己的中医知识用于临床,那时还是以西为主的。我发现,西医解决不了或无法解释的的问题,用中医的身法都能迎刃而解,这更加信了我对中医的疗效。

2009年,我第一次去北京,特意去了一趟广安门中医院,因为没有熟人介绍,我就在医院的病房与那些等着取药的患者,询问患者的疗效,才知道原来患者都是用西医的治疗效果不好才来求治中医的。我欣喜若狂,认为自己的求学之路走对了。


那时开始,我就在网上开始碎片化的学习中医大家的诊疗思路和用药经验,那时的临床疗效得到了显著提高,但仅局限于用药这一方面后来自学了针灸,才知道针灸的神奇之处,出人意料的疗效,快到让患者都惊叹不己、真有拨云见日的感觉。那时的针灸水平还仅仅停留在对传统针灸膜糊的基础上。


2012
年来了一位患者,在沈阳确诊的痛毒性视神经,属于难治性疾病。在沈阳治疗了3个月,效果不理想,回来后本打算放弃治疗,后来其亲属劝其到我处治疗,开始我也觉得有难度。认为在大医院都没有办法的疾病,估计我的疗效也不会好。抱着试试看的态勉强为其诊治,四诊后认为此病不应久治不愈,但末敢夸海口,只是说治治看。没想到药进十几剂后,患者自述己无任何不适,且视力恢复如初。我心大喜,嘱其再沈阳复查,复查后结果为正常,自此我更加坚信自己的中医之路。


因为自己在基层,所以临床病人涉及到临床各科,临床上遇到自己不擅长的疾病也喜欢钻研。我不想辜负了病人对我的期望,所以更加努力的学习。其中有幸拜读了《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》深受影响,感触颇多,用之于临床,将以往认为的难症死症治愈的患者有多人,其中多为医院放弃治疗的重症心脏病人,说实话那时真的感觉到能救人疾厄的快乐,感觉自己真的像个天使,能感觉到做为医者的自豪。


2016
年开始接触到了其它针灸学派,学习了更为高效疗效更快的针灸技能,我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,一山更比一山高的真观,那时是在中推,各针灸学派让我眼花缭乱,恨不得学遍所有。那段时间也是我成长最快的的时候。


直到2019年,我认识了刘吉领老师、在刘老师处学习了更为简便高效的针灸技能,使临床疗效再上一个新台阶。2021年有幸拜入师父门下,成为弟子,更得师父真传,使我的行医之路走上了康庄大道。在师父的悉心指导下,结合自己多年的针灸临床所得,在原有的针灸治疗结节增生针法的基础上,进行了改进,有了现在的消摩技术我相信只要不忘初心,定能有所成就。人,生来就是有使命的。我的使命就是做一个让病患信任的好医生吧。


上一个: 没有了